我导演了玄武门事变 作 者:海里寻珠的胖橘 免费阅读

我导演了玄武门事变

作  者:海里寻珠的胖橘 免费阅读

小说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全文完整版在线免费阅读大结局无广告

小说全文免费无弹窗阅读百度云TXT下载

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百度网盘TXT下载全集

3 条回复

仁智宫山门下。  清风拂面而来,却并没有带来丝毫凉意,反而是一股浓郁的恶臭血腥味袭来。  嗡嗡嗡!  嗡嗡嗡!  一坨苍蝇欢快的上下扑腾着,仿佛在庆祝这场难得的盛宴。  它们的盛宴,是三颗血淋淋的脑袋。  山门上,挂着三颗脑袋!  “尔朱焕,乔公山……”  房玄龄辨认着头颅,声音微颤,  “还有……”  他偏头,看向杜如晦。  “凤举!”

杜如晦咬着后槽牙,赤红着眼低吼道。  那第三颗人头,正是他堂弟杜凤举的!  尔朱焕,乔公山两人,乃是此次“太子与杨文干谋反”的揭发人。  皇帝不打招呼便走了,举报太子谋反之人的人头却高悬在了这里。  而那杜凤举,正是天策府与尔朱焕两人的秘密联络人,如今他却也被揪了出来,人头悬于山门。  其中意味,令人不寒而栗!  “殿……殿下……”  长孙无忌脸色煞白,望着同样脸色铁青的李世民,磕磕巴巴的道,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众心腹皆是将目光投向李世民。  在这心神俱震的须臾间,他们往日的智谋已经使不出来,唯有寄希望于李世民这个主心骨。  而此刻的李世民,表情虽然还算镇定,但身形的微颤却出卖了他。  他此刻脑袋里也是一团浆糊!唯有心间钻出无尽的负面情绪!  惊恐、挫败、不甘、愤恨、绝望……  纷至沓来,几乎要将他淹没!  “我,我……”  李世民猛地攥紧了拳头,一时间急火攻心,痰涌上来,竟是白眼一翻,一个后仰昏了过去!  “殿下!殿下!”

  “殿下晕过去了!速去寻郎中来,找郎中来啊!”

  霎时间,天策府众幕僚乱成了一锅粥,抱着李世民无比焦急的喊叫了起来!  可皇帝一走,除了几个宫女留守行宫,早已带走了一切人员,这荒山野岭的,哪里还有什么郎中?  “殿下啊!您可千万不能有事啊!”

  “大不了咱们反了他娘的!只要能逃到洛阳,咱们自建天子旌旗,俺尉迟帮殿下打长安!”

  “您快醒过来啊!”

  尉迟恭双目欲裂,抱着李世民快步朝着山下走去。  他这一路跌跌撞撞,跟个无头苍蝇似的,哪还有上山时的龙行虎步?  “啊,殿下这是怎么了?!”

  方才下山而归的宫女看到尉迟恭怀里抱着的李世民不省人事,顿时吃了一惊,连忙迎了上来。  “姐儿,这附近有好郎中没有?殿下昏过去了,急需医治!”

  房玄龄连连拱手,一把年纪了,竟是对着一个小宫女喊起了“姐”。  他此刻已是什么也顾不上了,只求救活李世民!  “郎中?”

  那宫女微微一愣,略有些犹豫的道,  “正经郎中倒是没有……但下山东去20余里,有一座磨玉山,山上住着一个隐士,人称救贫先生,很有本领。”

  “他虽然不是专门治病的郎中,但我听闻也治好了不少怪病,颇有名望。这一代的百姓无论贫富,有事皆求救于他,无所不应。”

  “所以……”  她还欲再说,却见尉迟恭猛地瞪圆了虎目,嘶吼道:  “带!俺!去!”

  “快!!”

  宫女:“!!!”

  ……  磨玉山,山腰处一座小院内。  徐风雷握着眼前的一张纸,望着面前那对山民夫妻。  汉子攥着拳头,直勾勾的盯着他,那女人却是捏着衣角,忐忑的不敢抬头。  “救贫先生,你就说我俩到底能不能生个男娃?”

  片刻的沉默之后,汉子终于沉不住气了。  徐风雷再度扫了两人一眼,便道:  “从斗数排来看,子女宫化忌,是不可能生出儿子来的,就算有,也会夭折。”

  他稍稍一顿,又补充道:“不是五岁夭,也是七岁夭,这是命中定数。”

  此言一出,女人的身形顿时绷直。  而那汉子脸色一变,腾的一下突然站起身来,恶狠狠的把头偏向自己的老婆,喝骂道:  “我就知道你这个丧门星生不出儿子来!娘说的对,当初就不该让你进我家的门!”

  “丧门星,回去就休了你!该死的……”  “呜呜呜……”女人双肩颤抖,在一阵阵咒骂声中低头默默流泪,目中一片绝望。  作为山民,她当然知道,被休的下场会有多么的凄惨……  都怪那不争气的肚子,都怪这该死的生不出儿子的命!  这一刻,她心中升起了无尽的愤恨,恨的不是别人,却是自己。  门外等候的众人见状,也皆是纷纷摇头:  “看着挺好一个婆娘,竟然不能生儿子?这不是克夫么!”

  “啧,这种不祥的女人,娶来做什么?他们家也是倒了大霉了,招了这么个婆娘……”  “是啊!以后招婆娘一定要请救贫先生先看看,咱可不能犯这样的蠢事儿!”

  “对,对……”  众说纷纭,但没有人觉得那被辱骂的女子可怜,皆是在为汉子惋惜。  在这个时代,香火延续不下去,真是个要命的事儿!  “喂!”

  徐风雷将那张纸一把拍在了桌子上,皱眉斥道,  “你听不懂我在说什么?”

  “我说的是你,是你子女宫化忌,不是你婆娘!”

  “你这辈子生不出儿子,怪你老婆做什么?别在这里发癫!”

  那汉子猛地一怔,口中的“芬芳”戛然而止。  那女子猛地抬头。  门外众人不约而同的闭上了嘴巴。  “……我?”

汉子有些不敢相信,指了指自己。  “对,是你,是你,就是你。”

  徐风雷不悦的道,  “我今天铁口直断,你换一万个老婆,生一万个孩子,也生不出儿子来,这是你的定数!”

  “行了,下一个!”

  那汉子茫然四顾,心中猛地激灵了一下。  下一秒,噗通跪倒在地!  他依旧不死心,近乎哀求的道:  “救贫先生,有没有补救的办法?我家里是单传啊!”

  徐风雷摇了摇头,冷硬的道:“没有,回去吧!”

  其他也不是完全没有法子,但他并不想帮眼前这个人。  有事不往自己身上找问题,先对着无辜的老婆一通臭骂。  典型的拉不出屎怪地心没引力!  “咱们,还是走吧……”他的妻子站起身来,拉了拉他的衣角,轻声道。  汉子站起身来,缓缓转身,跨过门槛。  他的世界,仿佛失去了色彩。  众人望着二人离去,皆是沉默,亦有几个人摇头叹息。  “怪了,怎么没人说这汉子是丧门星啦?”

  徐风雷微微一笑,看向上门来求的众人,略有些讥讽的道。  “嘿,嘿嘿……”  众人皆是嘿然一笑。  “下一个。”

  徐风雷收敛神色,淡淡的道。  一位老太拄着拐进了门内。  “救贫先生,我想看看我儿何时能回来,几年没有音讯了……”

蹬蹬蹬。  密集的脚步落在山阶上,天策府众人爬上了磨玉山。  尉迟恭一马当先,单手抱紧李世民的双膝,跟扛大米似的,一口气登上了山腰。  武将们纷纷跟上,文臣们却有些勉强了,房玄龄、杜如晦几个吭哧吭哧,已是有些接不上气。  好不容易站定,却被眼前的一幕惊到了。  前方的小院里,竟然排起了长龙!  定睛一瞧,皆是粗布麻衣,山民百姓模样,不少人面带忧色,时不时朝着院门内瞅一眼,露出几分希冀。  “这么热闹?这救贫先生究竟是何方神圣?”

  长孙无忌讶然道,  “这些百姓,都是来找他看病的?”

  门庭若市啊!  “哎……你们太快了,奴婢差点断了气……”  小宫女扶着腰,大口大口的喘了好一会儿才恢复过来。  她勉强咽下口中腥甜,抬头解释道:  “有一部分是来看病的,但不全是,更多的是推命推运占卜,比如能不能生儿子啊,家人出门在外吉凶如何啊,丢失东西往哪找寻之类的……”  “据说只要是他说下的话,就没有不应验的,所以大家也称救贫先生为铁口直断。”

  长孙无忌心中一动。  铁口直断?  “真有这么神?”

  房玄龄抬头看着那院门上的对联,开口念道,  “良善好人入门必定得救。”

  “缺德恶犬磕头我也不瞧。”

  “横批:自己掂量掂量!”

  “哈,这对联好生粗鄙,却也直白有趣。”

  他轻声念完,不禁抚须一笑,心中不免对这个“救贫先生”多了几分好奇。  “这八成也是一个恃才狂放之辈。”

  长孙无忌轻哼了一声,给出了评价。  “别管什么破对联了!”

  尉迟恭一瞪眼,怒道,  “现在救治殿下要紧!”

  他猛地一蹬腿,化作一股黑旋风冲进了小院内!  “通通给老子闪开!”

  排队的山民百姓们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只见那肉弹嗷了一嗓子冲了上来,带着一股神挡杀神的威势!  众人纷纷惊恐避让,给这黑杀才让出一条道来。  砰!  尉迟恭一脚踩在门槛之上,瞪着眼睛朝着屋内瞅了一眼,喝令道:  “谁是救贫先生!!”

  徐风雷的耳朵微微一动,却并未理他,依旧摆弄着手中的竹罐。  哗啦啦,哗啦啦。  铜钱在竹罐内碰撞着,发出悦耳的声响。  面前的老妪一脸的紧张之色,双手已是无处安放。  徐风雷神色如常,竹罐一倾。  六个铜钱排成一列,整齐的落在了桌案上。  老妪的手心一捏,捏出了一把冷汗。  “救贫先生,这……”她心急道。  徐风雷扫了一眼,开口道:  “老太太莫不是姓李?”

  老妪一怔,而后激动莫名的道:“是!是!救贫先生真神了!我就是姓李哇!”

  门外众人皆是啧啧赞叹。  这不过卜了一卦,就能知道来人姓氏,真乃有神鬼莫测之能啊!  噔噔。  在尉迟恭的开路之下,天策府众人也顺利踏入了门槛之内,自然也是听到了徐风雷的话语。  “竟如此年轻?!有几分能耐啊……”杜如晦抚须道。  他本以为这救贫先生年纪应该很大,就算不是七老八十,那也应该是一个中年人才是。  没想到,看出来好像才20出头的样子!跟秦王殿下差不了几岁!  然而,就在众人都惊叹莫名之时,徐风雷却是摇头叹了一口气。  “既然是姓李,那就不会错了。”

  他开口道,  “你儿子已经在外夭折了。”

  老妪身躯猛地一震!  一时间,她被这话语震慑,竟是半晌说不出话来!  “这,这……”  “怎么会,怎么会……”  面对失魂落魄喃喃自语的老妪,徐风雷轻声道:  “此卦上艮下坎,为山水蒙卦也,外止内险之性。”

  “象云:李树一枝子折。若为李姓人来卜问子女吉凶,便成格了。”

  “其结果,便是儿子已经夭折。”

  “老太太,还请节哀。”

  听到这番解释,众人这才恍然,虽然不是很听得懂,但对于救贫先生,他们是百分百信任的。  自然而然的,对老妪也深表同情。  老年丧子的痛,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特别这个儿子死在哪里都不知道,连个尸骨都没有。  但实际上,这样的事情在交通极度不发达,且没有强力治安管控的古代,是屡见不鲜的。  说不定出发都没几天,碰到劫道的就直接交代了。  这有什么办法?只能自认倒霉,没有道理可讲。  “下一位吧。”

  目送着老妪无声的流着泪,在家人的搀扶下缓步离去,徐风雷想说点什么,却又不知道说什么。  最终,也只能继续叫下一个号。  可就在此时,异变突生!  一个硕大的巴掌拍在了他的案桌之上。  砰!  巨响传来,差点给那陈旧的木桌拍散架了!  “你是耳聋么!”

  尉迟恭目露凶光,瞪着徐风雷大怒道,  “老子刚才喊你,你为什么不应!”

  “现在,马上给老子救人!听到没!”

  这彪形大汉的气势里带着尸山血海里闯出来的杀伐之气,光是余威,就吓得众人两股战战,颤抖不已了。  他们连山大王都没见过,今天碰到这样的杀神,怎能不怕?  而直面那股气势的徐风雷,此刻更像是处在了风暴的中心,那一双铜铃大眼就像是一个狙击炮口,牢牢的锁定了他!  只要稍有不对,就会被一枪爆头!  可即便如此,徐风雷却是浑然不惧,锐利的眼神更是迎了上去,与尉迟恭对视!  “你这是求人救命的态度吗?”

  他声音冰冷,从嘴里吐出几个字来,  “滚出去!”

  滚出去!!  天策府众人的心皆是咯噔了一下。  除了秦王殿下以外,还从未有人敢这样跟尉迟恭说话过啊!  这家伙杀意涌上来,可是九头牛也拉不住啊!  就在尉迟恭脸上青筋暴起的一刹那,程咬金瞬间提刀上前,猛地拦住了他!  “敬德!现在是咱们求人,不要意气用事!”

  他连劝道,  “事关殿下安危!你给老子退下!”

  “退下!”

在程咬金的极力拦阻下,尉迟恭鼻孔喷出两道白气,总算勉强扼住了心中的暴怒。  但那双铜铃大的眼睛,依旧狠狠的盯着徐风雷,一副要吃人的模样。  一方面是愤怒,可更多的是焦急!  李世民每多昏迷一刻,他的心便更急十分!  “救贫先生……”  程咬金收拢佩刀,拱了拱手正欲说话,却见徐风雷指了指大门。  “我说的话你没听见吗?滚,出,去。”

  徐风雷神色冰冷的道,  “若有求于我,便按照我的规矩来,出去老老实实的排队!”

  程咬金脸色一僵。  他知道有本事的人脾气都大,但面前这位脾气未免也太大了些!  即便是他,心中都升起了一丝火气。  “先生有所不知,这位不是普通人,他是……”  “我管他是谁!”

  程咬金耐着性子,正欲说出李世民的身份,却再度被徐风雷打断。  “我这不论贫富贵贱,身份地位,哪怕是天王老子来了,也得守我的规矩。”

  徐风雷依旧不给面子,斥道,  “出去!我不想再说第三遍!”

  程咬金:“……”  硬了,拳头硬了!  他脸上的青筋,也暴了起来!  长孙无忌一看气氛不对,顿时两步上前,站在程咬金身侧,朝着徐风雷恭恭敬敬的一拜。  “救贫先生,方才的确是我们冒犯了,初来乍到,不懂您的规矩,我等向您赔礼道歉。”

  他将自己的姿态放得极低,神色恭敬诚恳的道,  “但我们实在是没办法!救人如救火啊!”

  “还请您消消火,先救人好不好?求求您了!”

  长孙无忌长揖不起,天策府众文武皆是拱手作揖。  就连程咬金和尉迟恭这两个还在气头上的,都在长孙无忌的横眉催促下,勉为其难的朝着徐风雷下拜!  这群大唐将来最有权势的男人,向徐风雷低下了头颅!  见此阵仗,徐风雷原本冰冷的脸色也是缓和了下来。  “罢了……”  “尔等以至诚之心求我,我自无不应允。”

  他抬了抬手,缓缓道,  “将他放下吧。”

  听到这话,长孙无忌顿时大喜,连连称谢。  尉迟恭也是麻溜的放下了李世民,小心翼翼的让他的脑袋靠在了椅背上。  徐风雷旋即起身,走到了李世民的面前,略微打量了一番,眉头不由得一挑。  “好面相!”

  他赞了一句。  “救贫先生,还请快些救治吧!”

长孙无忌催促了一声。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看面相呢!都快嗝了个屁的了!  “急什么?不过是急火上攻,催着痰涌上来,迷了心窍,晕过去了罢了,死不了。”

  徐风雷轻哼一声,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根银针,随手扎在了李世民的人中之上。  倾斜四十五度角,入穴一寸!  随后,他又迅速将李世民的手捏成猪爪状,捏着银针,唰唰唰就是五下!  换只手,又是唰唰唰五下,旋即用力一挤!  十只手指齐齐出血,李世民人中穴上的银针猛地一颤。  “嘶!”

  “痛!”

  李二猛地睁开眼睛,一脸吃痛的喊了起来。  这一喊,喊的众人心花怒放,心里的那块大石头总算是落了地!  “您终于醒了!可把俺急死了!”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啊!”

  “您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感觉到身体哪里不舒服?”

  “……”  众人七嘴八舌的嘘寒问暖,而李世民却还是一脸的茫然。  “可算你们来得及时,要是再晚来一步……”  徐风雷擦了擦银针,翻了个白眼道。  “晚来一步会怎样?”

房玄龄心里一揪,连忙问道。  “再晚来一步,他自己差不多也就该醒了。”

徐风雷耸了耸肩。  天策府众人:“……”  李世民:“……”  “先生说笑了……”长孙无忌尴尬一笑。  他们也知道自己是关心则乱,但事关李世民,哪怕是破个指头,也是大事啊!更别说是昏迷了!  再说了,这救贫先生脾气古怪,谁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万一殿下就是醒不过来呢?他们可不敢赌。  况且刚才那扎人中扎指头的模样,众人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不是医道高手,可绝没有这么熟练的!  “行了,我看你们这位主子也挺金贵的,先去后院休息一会儿包扎下吧,我这还要给人看事儿。”

  徐风雷挥了挥手,重新坐回座位道,  “下一个!”

  长孙无忌等人闻言,再度千恩万谢的道  “多谢先生了!等先生空闲下来,我等一定再好好谢谢您!”

  无论如何,这位都是李世民的救命恩人啊!礼数这一块,决不能怠慢了!  徐风雷摆了摆手。  救醒一个昏迷的人,于他而言,不过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罢了。  “救贫先生,俺家里丢了一头牛,您能不能帮俺看看,这牛去哪儿了?”

  朴实憨厚的汉子焦急而又恳切的问道,目中带着忐忑和希冀。  丢牛可不是小事,于普通农户而言,一头壮牛甚至可以称得上是一家子大半的财产了。  “好。”

  徐风雷神色如常,道,  “写个字来看看吧,不会写字的话就抽个签。”

  那汉子连连点头,从面前的箱子里小心翼翼的抽出一张纸条来,将其打开,恭恭敬敬的递到了徐风雷的面前。  上面,是一个“酉”字。  刚往后院去的李世民一行人此刻也是驻足。  “看看。”

李世民扶了扶额头,此刻已是清醒了几分,不由得对面前的景象有些好奇。  随便测个字,真能帮人把牛找回来?  “酉啊。”

  徐风雷瞧了一眼,开口便道,  “西字多一横,横便是止,磨玉山往西有一条河,去西河岸找找,你的牛就在那里,快去吧。”

  “下一个。”

  汉子闻言,顿时大喜过望,朝着徐风雷连连俯身,千恩万谢的离开了。  “真能在西河岸找到?”

  李世民目中露出一丝讶异之色,忍不住道,  “有那么神?”

  他的心中有几分怀疑。  他可不信,只用一个字,就能算出失物所在之处,若真的应验,那岂不是神仙了?!  “殿下,据仁智宫的宫女说,来找这位救贫先生的,所求无不应验,还未曾失手过。”

  长孙无忌迎着李世民进了后院,小声说道,  “或许,这世上真有隐居奇人也说不定,咱们这次机缘巧合,正好碰到了一个。”

  李世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他的心中,忽然莫名升起了一个想法。

0 人关注